布衣江南

布衣江南,乃一玩家:玩字、玩印、玩紫砂。朋友错爱,好称江南。江南乃三无产品:无钱、无名、无职称,乃一俗人耳。江南玩壶,只玩文化,故有三不论:问壶者不论;问价者不论;问人者不论。乞谅!江南友多,友中喜壶者也多,故胡乱写些,今一并发于众网友,以乞众网友在茶余饭后,图一乐而! 江南“胡”说皆为原创,切勿模仿。如若转载,烦请注明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

 

2017年1月12日,宜兴博物馆展出了名为《紫泥清韵  皇家品味》的故宫博物院藏宜兴紫砂回乡展。于是,自昨日起,紫砂圈的微信就被此消息所充斥。但可惜的是,此次展出中的诸多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都存有问题。现略列一二:

图一:标识为“明  宜兴窑大彬款雕漆四方壶”。此壶的年代断定,误。大彬,应指时大彬。看标识,应是指时大彬所制了。但是,明代与清代的紫砂壶是有明显的审美时代感的。明代从简,以朴素为美。至清,才有艺人为附庸王公贵族之所好,将紫砂壶二次包装。于是才有了诸如雕漆、包金、包银等紫砂壶工艺。因此,就雕漆一项,就可断定:此壶为清之物,非明。或许有人会说:此壶或为时大彬所制,清人又经雕漆处理。这种想法更可笑,一则,时大彬壶有史记载,本就价格不菲;二则,世传时大彬之壶数量极其稀少,至今有据可证之壶也不过六七把而已。将时大彬之壶雕漆,不仅画蛇添足,更是暴殄天物。

图二:标识为“明  宜兴窑雕漆提梁壶(残)”。此壶的年代断定,同样存疑。如上所说,雕漆应是清代工艺。故,疑为清之壶。但是,就局部雕漆来看,又有可能为明之壶,清雕漆。但此壶残次严重,作为珍品展示,似乎不妥。

图三:标识为“清  宜兴窑大彬制款壶”。大彬制款,应是指有“大彬”底章。壶有底章,或说明末,或说清初。笔者考证,自陈鸣远起更为可信。惜未见底章照片,或许,从底章的刻制风格,可解决此类疑问。不管如何,此壶为清仿制时大彬壶无疑,当是假壶。

图四:标识为“清  宜兴窑大彬铭高圆壶”。大彬制款,本已为假,大彬铭壶,更是可笑。应是清仿大彬壶。

图五:标识为“清  嘉庆  宜兴窑逸闲款诗句扁圆壶”。此壶虽有曼生款,但非曼生壶,真确。但断为嘉庆,不妥。陈曼生生于清乾隆三十三年(1768),卒于道光二年(1822),寿五十五岁。此壶为仿曼生壶,应不会早于曼生壶,故断定为道光或之后更为确切。

图六:标识为“清  道光  宜兴窑子冶铭提梁壶”。此壶虽有子冶款,但非子冶壶,正确。但断为道光,不妥。子冶,瞿应绍也,生于1778年(嘉庆三年),卒于1849年,(道光二十九年)。故此壶断定为道光或之后更为确切。

图七:标识为“清  光绪  宜兴窑愙斋款提梁壶”。 愙斋即吴大澂。但此壶绝非吴大澂所定制。但就刻字来看,此壶定为解放后文字简化之后所制。更为可笑的是,此壶无论泥料和工艺,皆粗制滥造,毫无美感。将此壶列为故宫所藏紫砂壶精品之列,不妥!

紫砂壶的历史很短,期间文字资料甚少。且又是民间技艺,珍视者甚微。现有诸多文字资料,大多为老艺人口口相传之事,真与假,还远未有定论。故于紫砂壶鉴定之事,有诸多可商榷之处。所谓隔行如隔山,大师专家之说或有谬误,也当情有可原。但对于鉴定一事,除却泥料、工艺、器型之外,似还可从印章、壶铭、书法、古诗词等内容入手。如此,当大大提高鉴定之正确性也。

另外,紫砂壶从实用器演变成一门艺术,其主要原因在于文化性。而此次展览中,以雕漆、包金、包银、包玉等装饰工艺壶居多,而文化壶少之又少,颇多遗憾。同时,此次展览也未展示近现代大师之壶,颇多含义,值得思考。

江南胡语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江南胡语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南胡语

 

昨日收到第二届全国篆书作品集。晚上认真拜读,受益匪浅。然,作品集中也有颇多不如意处,不吐不快,故略列一二。

图一:“往”与“市”。作品集中有一“往”字,此字老的字典里收录此写法,但近年来,如图一之写法,已明确认定为“市”。近些年来,虽出版诸多字典,但对于近些年来重新认读之文字却未作更改,憾也。故:字典未可全信,集字须谨慎。

图二:“採”与“采”。作品集中有一“採”字。采、採本为一字,加提手旁应是秦之后小篆写法,大篆加之,画蛇添足。

图三:“喧”。古文字典未收录此字,故以“口”加“宣”造之,情有可原。但此“宣”字的写法是有问题的。古文字典录有“宣”字,可参考。另:“喧”字可有几种选择。如:。【集韻】與吅同。或作讙。又與咺同。【漢武帝·悼李夫人賦】悲愁於邑,喧不可止兮。【註】師古曰:朝鮮之閒,謂小兒泣不止,名爲喧,音許遠反。

图四:“秋”。此字的“禾”部写法,似不妥。

图五:古诗词错误。如陶渊明《归园田居》中句: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”,误把“恋”字写作“念”。

图六:把非对联写成对联形式。如作品集中有“室有尊彝…,传家唯德…”句,应非对联。

图七,图八:仿写痕迹明显。作品集中有两件作品,不仅内容相同,连字体都十分相似,仿写痕迹过于明显。

近年来,书展对于作品的内容和书写的错误,是一票否决。所以,诸书友当慎之又慎。

随缘

随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随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随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随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 

2017,让脚步慢下来。

曾记否,那些年少时的意气风发?曾记否,那些青春期的热血沸腾?那些年,我们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;那些年我们学习雷锋好榜样;那些年,我们向往为人民服务……但是,那些年的理想,现在都成了梦想!

匆匆匆匆复匆匆,

暑来寒往了无踪。

数载未觉童心老,

一觉忽惊半入翁。

让脚步慢下来吧。慢慢走,不错过每一次的遇见;慢慢走,不错过路边的每一处风景;慢慢走,不错过每一次擦肩而过的缘分。

累了,就泡一壶茶,静静地品味生命中的酸甜苦辣,喜怒哀乐。

缘来,不逃避;缘去,勿强求。一切随缘。

 

 

淡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淡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淡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淡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2017年新的步伐,在一壶新茶中开始。

不在乎茶的甘苦浓淡,把2016年的酸甜苦辣做成记忆的书签,慢慢回忆。

茶如人生,人生如茶。浓有浓的豪迈,淡有淡的优雅。富贵也好,贫苦也罢。独善其身是一种修为,兼济天下是一种情怀。在茶里,无需伟大,只求平淡。

世事难懂无须懂,

光阴堪惜还须惜。

浮名本是身外物,

高山流水最难得。

 

留一点淡淡的忧伤;留一缕淡淡的思念;留一丝淡淡的期盼。

如此,即可。

心平 无事

 

 

心平    无事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心平    无事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 

心平    无事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心安无事

无事则心安,心安则无事。
人生,遇到过无数人,走过数不清的路,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不计其数。忘记的都如过眼烟云,记住的都成了故事。
过去的,或对或错,到如今都己不再重要。只求没有遗憾,如此方能心安。心安才能无事。
祝诸友开心快乐。

可行,叵行

可行,叵行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可行,叵行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 

可行,叵行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可行,叵行

人生,其实就是花费一辈子的时间,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支点,以达到心灵的平衡。什么话可说,什么话不可说;什么事可做,什么事不可做?这种看似简单的问题,有可能我们一辈子都没有答案。
可行,叵行,古成语也。常见于战国玺印。叵,不可也。
平安夜,祝诸友平安。

新壶试茶

新壶试茶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新壶试茶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人生有数不清的第一次。每一次,我们都不知道未来是对是错,看不清前方是好是坏。有的,都是期盼和憧憬。但每一次,当我们小心翼翼地迈出第一步之后,我们都只能勇敢前行,不管风雨,不论酸苦。

这一步,或许满眼泪花,或许后悔迷茫,或许充满了流言蜚语,或许找不到方向……

 但是,开始没有对错,结束不留遗憾。

这就是人生。

寂寞之道

 

 

 

  寂寞之道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寂寞不是孤单。

寂寞是一种删繁就简的生活态度。远离形形色色的伪装,抛弃花花绿绿的凡尘,找一片心灵的净土。或独饮一杯茶,不论甘苦;或独赏一棵草,不论美丑;或者读一本无人知晓的书,不论对错;在开心或者忧伤的时候,找一条无人行走的小路,独自徘徊。

寂寞里没有忧伤。有的是柳暗花明,有的是豁然开朗,有的是期盼和等待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八千里路云和月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 三十功名尘与土,

八千里路云和月。

莫等闲,

白了少年头,

空悲切。

知己有恩

知己有恩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 

 

知己有恩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知己有恩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知己有恩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偶尔见这样一联:

战战兢兢,即生时不忘地狱

坦坦荡荡,虽逆境亦畅天机

 

读之,诚惶诚恐。原来,不止是我们这个年代,古人活得更不容易啊。一辈子战战兢兢的日子,不知道古人是如何过的?

 

 太恐怖了,把它改一下:

假假真真,处乱世当念良言

坦坦荡荡,虽逆境亦畅天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