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衣江南

布衣江南,乃一玩家:玩字、玩印、玩紫砂。朋友错爱,好称江南。江南乃三无产品:无钱、无名、无职称,乃一俗人耳。江南玩壶,只玩文化,故有三不论:问壶者不论;问价者不论;问人者不论。乞谅!江南友多,友中喜壶者也多,故胡乱写些,今一并发于众网友,以乞众网友在茶余饭后,图一乐而! 江南“胡”说皆为原创,切勿模仿。如若转载,烦请注明

唐云先生“八壶精舍”壶考之五

唐云先生“八壶精舍”壶考之五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唐云先生“八壶精舍”壶考之五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  

唐云先生“八壶精舍”壶考之五

按海上名记者郑重先生的所述,唐云先生收藏的第五把“曼生壶”是“匏壶”。

“匏壶”,在汪小迂所绘《茗壶二十品》中有此壶型。因此,“阿曼陀室”制作过“匏壶” 应有极高的可信度。

唐云先生所藏“匏壶”, 底款为“阿曼陀室”,壶铭为“饮之吉,匏瓜无匹。曼生铭”。无论是壶型还是壶铭,都符合“曼生壶”的特征。从表面上来看,此壶看似真壶,但笔者对这把壶的真伪是存疑的,原因在于壶铭的书写及底款。了解“曼生壶”的朋友都知道,“曼生壶”的壶铭未必都是陈曼生所题,而书写也是如此。从书写的风格和习惯来看,许多“曼生壶”的壶铭是郭麐所书。从唐云先生所藏的这把“曼生壶”来看,该壶铭也应是由郭麐所书。但壶铭中“匏”字似有误,此“匏”字右半应是“色”字而非“包”字;“无”字不符合书写规范;特别是“曼”字,属于错字无疑。有人认为,这是刻工误刻所造成的,但笔者相信,陈曼生绝不会让一把刻错自己名字的“曼生壶”出现在世人面前的。而从底款“阿曼陀室”印文来看,做印的痕迹明显,与“浙派”刻印风格也有差别。所以,笔者认为,此壶应是后人仿造品。

      据郑重先生所述,此壶是唐云先生的朋友胡若思,在苏州旧货商店看到这把壶,自作主张给唐云先生买回来的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