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衣江南

布衣江南,乃一玩家:玩字、玩印、玩紫砂。朋友错爱,好称江南。江南乃三无产品:无钱、无名、无职称,乃一俗人耳。江南玩壶,只玩文化,故有三不论:问壶者不论;问价者不论;问人者不论。乞谅!江南友多,友中喜壶者也多,故胡乱写些,今一并发于众网友,以乞众网友在茶余饭后,图一乐而! 江南“胡”说皆为原创,切勿模仿。如若转载,烦请注明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 - 布衣江南 - 布衣江南

  

几把故宫博物院所藏宜兴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问题

 

2017年1月12日,宜兴博物馆展出了名为《紫泥清韵  皇家品味》的故宫博物院藏宜兴紫砂回乡展。于是,自昨日起,紫砂圈的微信就被此消息所充斥。但可惜的是,此次展出中的诸多紫砂壶的真假及年代都存有问题。现略列一二:

图一:标识为“明  宜兴窑大彬款雕漆四方壶”。此壶的年代断定,误。大彬,应指时大彬。看标识,应是指时大彬所制了。但是,明代与清代的紫砂壶是有明显的审美时代感的。明代从简,以朴素为美。至清,才有艺人为附庸王公贵族之所好,将紫砂壶二次包装。于是才有了诸如雕漆、包金、包银等紫砂壶工艺。因此,就雕漆一项,就可断定:此壶为清之物,非明。或许有人会说:此壶或为时大彬所制,清人又经雕漆处理。这种想法更可笑,一则,时大彬壶有史记载,本就价格不菲;二则,世传时大彬之壶数量极其稀少,至今有据可证之壶也不过六七把而已。将时大彬之壶雕漆,不仅画蛇添足,更是暴殄天物。

图二:标识为“明  宜兴窑雕漆提梁壶(残)”。此壶的年代断定,同样存疑。如上所说,雕漆应是清代工艺。故,疑为清之壶。但是,就局部雕漆来看,又有可能为明之壶,清雕漆。但此壶残次严重,作为珍品展示,似乎不妥。

图三:标识为“清  宜兴窑大彬制款壶”。大彬制款,应是指有“大彬”底章。壶有底章,或说明末,或说清初。笔者考证,自陈鸣远起更为可信。惜未见底章照片,或许,从底章的刻制风格,可解决此类疑问。不管如何,此壶为清仿制时大彬壶无疑,当是假壶。

图四:标识为“清  宜兴窑大彬铭高圆壶”。大彬制款,本已为假,大彬铭壶,更是可笑。应是清仿大彬壶。

图五:标识为“清  嘉庆  宜兴窑逸闲款诗句扁圆壶”。此壶虽有曼生款,但非曼生壶,真确。但断为嘉庆,不妥。陈曼生生于清乾隆三十三年(1768),卒于道光二年(1822),寿五十五岁。此壶为仿曼生壶,应不会早于曼生壶,故断定为道光或之后更为确切。

图六:标识为“清  道光  宜兴窑子冶铭提梁壶”。此壶虽有子冶款,但非子冶壶,正确。但断为道光,不妥。子冶,瞿应绍也,生于1778年(嘉庆三年),卒于1849年,(道光二十九年)。故此壶断定为道光或之后更为确切。

图七:标识为“清  光绪  宜兴窑愙斋款提梁壶”。 愙斋即吴大澂。但此壶绝非吴大澂所定制。但就刻字来看,此壶定为解放后文字简化之后所制。更为可笑的是,此壶无论泥料和工艺,皆粗制滥造,毫无美感。将此壶列为故宫所藏紫砂壶精品之列,不妥!

紫砂壶的历史很短,期间文字资料甚少。且又是民间技艺,珍视者甚微。现有诸多文字资料,大多为老艺人口口相传之事,真与假,还远未有定论。故于紫砂壶鉴定之事,有诸多可商榷之处。所谓隔行如隔山,大师专家之说或有谬误,也当情有可原。但对于鉴定一事,除却泥料、工艺、器型之外,似还可从印章、壶铭、书法、古诗词等内容入手。如此,当大大提高鉴定之正确性也。

另外,紫砂壶从实用器演变成一门艺术,其主要原因在于文化性。而此次展览中,以雕漆、包金、包银、包玉等装饰工艺壶居多,而文化壶少之又少,颇多遗憾。同时,此次展览也未展示近现代大师之壶,颇多含义,值得思考。

评论(2)

热度(6)